新博信誉吗_小鹏汽车的AB面:是销量担当,也被资本“抛弃”

文 / 电压传感器

出品 / 节点AUTO

2021年11月,小鹏汽车更换了logo。当时,何小鹏还讲述了小鹏汽车的种种不易,“庆幸在2019年电动汽车行业至暗时刻来临时,小鹏汽车没有放弃”。

相比更换logo,坊间更关注的是小鹏汽车何时更名,就连李斌也曾劝过何小鹏把小鹏汽车的名字改一下。不过,何小鹏的态度一直都坚决:不改。

最近,何小鹏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。他在节目中再次回应了取名引起的争议,表示如果可以重来,他不会用自己的名字做品牌名。

就在何小鹏后悔取名的同时,摩根大通也“后悔"了:它对小鹏汽车进行了减持,持股比例从5.19%降至4.96%。截至2022年3月31日,何小鹏持有小鹏汽车20.4%股权,约合350亿元人民币。

在汽车行业关于品牌名字的争议一直就有,新旧势力都包含在内。“善变”的资本也不是第一次“抛弃”新势力,某个信奉长期主义的机构也离开了处于谷底的蔚来。对于一家车企来说,资本可以雪中送炭也能锦上添花。外部因素不可控,内部因素是可控的,只要获得了用户的认可,就足以抵消外部因素变化的影响。

/ 01 /小鹏汽车失宠资本?

6月28日,据港交所股权披露资料显示,小鹏汽车(简称小鹏)遭摩根大通于6月22日在场内以每股平均价120.7484港元的价格,减持了302.08万股,合计约3.65亿港元。

在这一消息背景下,6月28日收盘,小鹏股价下跌了2.1%,为135.1港元/股,总市值为2316亿港元。截至7月20日,公司的市值为1788.5亿港元,约合233亿美元,相较最高点已经跌去了近一半。

两条信息叠加在一起,给人一种“小鹏要完”的感觉。但如果仔细梳理,会发现这个感觉其实是错觉。

摩根大通退场早就有迹象,在不久前的3月,它就将小鹏汽车目标价,由去年12月给出的240港元下调至160港元。更能说明情况的是,摩根大通调整小鹏目标价的原因。

在摩根大通去年12月上调小鹏的目标价时,它提到了小鹏发展重点,如自动驾驶系统将受益及引领中国智能电动车趋势,点出了公司发展战略与宏观趋势是相契合的。

而在摩根大通今年三月下调小鹏的目标价时给出的理由中,宏观因素的变化也是主要原因,如汽车行业的供应链紧张会影响产品交付。这说明,影响摩根大通的主要因素并不是小鹏的基本面。

小鹏的业绩走势,也可以提供佐证。

目前,小鹏的收入来源分为汽车销售和其他两部分,其中汽车销售占到95%以上。小鹏的营收规模在2021年Q1还只有29.5亿元(人民币,下同),到2022年Q1已经增长至74.5亿元,翻了2.52倍,在此期间的季度增速一直保持在150%以上。

在2019年-2021年期间,小鹏的汽车销售成本一直在上涨。

2019年,小鹏的汽车销售成本为27.17亿元,当年只交付了小鹏G3这一款车型,全年销量为16608辆,平均每辆车的销售成本为16.45万元。同时,其汽车销售收入为27.33亿元,平均每辆车收入为16.5万元,当时小鹏G3的补贴后售价为14.38万-19.68万元,两者基本相符。

到了2021年,小鹏平均每辆车的收入增长至20.4万元,销售成本则增加到18.71万元。综合算下来,小鹏的效率也在提高,帮助它抵消了汽车销售成本上涨带来的部分压力。

至于利润,虽然小鹏仍还未盈利,但毛利率已经在2020年转正,达到4.6%。2021年,小鹏的毛利率进一步提升至11.5%,今年一季度小幅提升至12.2%。小鹏的中长期目标是将公司整体毛利率提升至25%以上。

总体来看,小鹏虽然仍然在亏损,但收入处于高速增长阶段,高增长仍是它的主基调。

中金在28日发布研究报告称,维持小鹏“跑赢行业”评级,目标价升43.9%至177港元。并且指出随着小鹏一体化压铸技术的优化和第三代车型平台的量产,有望带动公司盈利能力实现提升。

0

抱歉,评论已关闭!